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我的人生重置了 > 第135章 風雨飄搖的老牌大廠
    第135章風雨飄搖的老牌大廠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衡州位于湘地,也是國內的工業重鎮。

    胡楊帶著韓文來到衡州變壓器廠,在會議室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,才見到了衡變的徐廠長。

    “你好,胡總,真是對不住,讓你們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徐廠長年逾五旬,說話的嗓門特別洪亮。他一走進會議室,就給胡楊賠了個不是,畢竟西特電工如今在國內也算是小有名氣的廠家。

    “徐廠長客氣了,是我來的有點冒昧。”

    胡楊不管徐廠長是真的忙還是拿架子,他都犯不著為了這點小事生氣。再說了,對于國內生產輸變電設備的老牌廠家,他多少還是有一點尊重的。

    “胡總,今年我還去過一次西江市,很可惜時間比較倉促,沒能去參觀貴公司,真的很遺憾。要不請胡總移步,到我辦公室坐坐?”

    對于徐廠長的邀請,胡楊自不會拒絕。他把韓文留在了會議室休息,就跟著徐廠長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徐廠長,我這次來是想尋求和貴廠的合作。你也知道,我們西特電工的發展歷史比較短,尤其是受到了生產能力的制約,不擴大規模的話,手上的訂單都完成不了。”

    胡楊說的比較含蓄,但不管怎么含蓄,他還是流露出收購兼并的意向。

    “胡總,來一根?”

    徐廠長沒有像胡楊預料般的勃然大怒,甚至連情緒的波動都看不出來。他隨后遞給胡楊一支香煙,然后自己點燃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廠子的情況不怎么好,上面一直有意重組衡變。目前廠子最大的問題就是負債率太高,想要兼并我們衡變,這一塊是繞不過去的。當然,最后的兼并重組方案,我說了也不算,上面據說很快會有一個意向性的東西出來,到時候咱們再談。”

    徐廠長知道衡變自身的造血功能已經基本上喪失,想想當年風光無限的老牌廠家,如今落到了這步田地,他的心情一點都好不起來。

    相比擔心企業今后的命運,徐廠長更擔心自己的命運。等衡變被人家兼并重組之后,他的前途又在哪里呢?他很迷茫......

    “如果,貴廠想尋求兼并重組,有什么設立的門檻的嗎?”

    胡楊覺得自己這一趟來衡變,還真來對了。既然對方已經有重組的打算,他說話就直接多了。

    “門檻?還是看實力吧,像西特電工這樣的企業肯定有資格的。”

    國內能兼并衡變的企業也就那么幾家,但國營大廠肯定看不上衡變的資產,小廠又沒有資格,說起來股份制的西特電工倒是一個好的選項。

    胡楊點點頭,說道:“徐廠長,我來就是想和你們先接觸一下。等條件成熟,我公司的黃總肯定會親自帶隊來和你們談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目的已經達到,胡楊再談下去就沒有必要了,于是他就準備告辭離去。

    “胡總,來都來了,別著急走。我帶你去廠區看看,然后中午咱們一起吃個飯。”

    廠子再不景氣,吃頓飯還是沒問題的。最關鍵的是,徐廠長不知道自己以后會不會還留在衡變。要是留下來,廠子又被西特電工成功兼并,和對方的高管處好關系就很有必要了......

    胡楊想了想,覺得不好推辭,就笑著答應了一句,然后跟著徐廠長去了車間里。

    車間的工人們不是很忙,看得出來,廠子的生產任務也不是很重。但整個廠區還是處于一種井然有序的狀態,并沒有胡楊想象中的破敗景象。

    但胡楊同時也發現了一個問題,那就是廠子富余人員眾多,生產效率低下。打個比方說,同樣一個工作面,在西特電工可能只需要一名員工,而在衡變就有三人以上。

    參觀完廠區,徐廠長和廠辦的幾個人,請胡楊和韓文在外面吃了一頓飯。

    下午,徐廠長又陪著胡楊去了一趟衡變的上級單位,衡州工業集團,和主管這件事的一位副總聊了聊。

    “徐廠長,真的很感謝你。咱們西江人喜歡交朋友,你現在就是我胡楊的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胡楊通過這大半天的觀察,徐廠長其實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。衡變落到今天這步田地,也不能全都怪罪到他頭上,畢竟他出任衡變的廠長還不到半年。

    “胡總客氣了,能做你的朋友,是我徐某人的榮幸。對了,你訂好票了嗎?訂好了告我一聲,到時候我派車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徐廠長,派車就不必了。如果你有空去西江,一定要提前告訴我,我得陪你好好喝幾杯。”

    在賓館的樓下,胡楊和徐廠長握了握手,徐廠長才轉身上車離去。

    “阿文,咱們直接退房吧,然后去火車站。”

    上樓收拾好行李,胡楊就讓韓文退了房,然后二人乘火車去了湘省的省會星洲。

    第二天,胡楊和韓文從星洲乘飛機回到了西江。

    剛走出航站樓,胡楊就看到了夏冰站在那里,和夏冰站在一起的,居然是黃新培。

    “胡總......”

    夏冰笑著迎上前,問了一聲好,然后和韓文把行李拖到那邊的皇冠車上去。

    “胡總,一路辛苦啊。”黃新培走過來,笑瞇瞇說道:“你這一趟衡州之行,可是帶回來了一個大消息哦。中午咱們直接去吃飯,有些事情還得好好合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黃總,你可是比周扒皮還厲害啊。我這剛下飛機,你就抓我的公差,真是太不人道了。”

    胡楊現在和黃新培可以隨便開玩笑,二人的關系可見一斑。

    “你飛機上沒睡呀?沒睡也得先吃飯,吃過飯你再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黃新培這幾天頭發都愁白了,這么好一個機會要是放棄了,他簡直都不能原諒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西特電工目前的資金并不寬裕,兼并重組衡變可以說是困難重重,他只能寄希望于胡楊,看看他有沒有好辦法。

    胡楊笑著搖搖頭,跟著黃新培上了他的車。

    兩輛車駛離了機場,一個小時后,來到了西江飯店。

    “胡總,你認為現階段咱們公司最佳的融資方案是什么?增資擴股?從銀行貸款?”

    包間里就坐著胡楊和黃新培兩人,其他的人包括夏冰正在一樓吃飯。

    黃新培倒不是說一點資金都搞不來,問題是他現在有點拿不準胡楊的想法。
管家婆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