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不周紀 > 第八十一章 黃泉忘川
    當太陽第二次徹底落下地平線后,白易行與黃巢便已能透過薄如蟬翼的云幕看到華燈初上的汴梁城了。

    白易行收起真氣所化羽翼,與黃巢一同御風直下,悄然落入城外五十里的一片果園。

    黃巢從腰間摸出一塊碎銀,隨手往地上一丟,然后便伸手折斷一根被沉甸甸的金黃大梨壓彎的樹枝扛在肩頭。

    白易行壓低聲音,皺眉道:“你這是干嘛?”

    “買水果啊!”黃巢一邊理所當然地回答,一邊伸手擰下一個比他拳頭還要稍大一些的大梨,在衣服上用力蹭了蹭塞進嘴里。

    “不告而取就是偷!”白易行怒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給錢了么?”黃巢將梨從口中取出,攤手道:“一塊至少一兩的銀子,換這七八個梨,到底是我虧還是他們虧?”

    白易行臉色漲紅,一時間卻又不知從何反駁,哪怕他自幼上山,對世俗流通的貨幣沒什么概念,卻也知道一兩銀子買八個梨確實是只多不少了。

    黃巢見他語塞,忍不住嘿然道:“你這小子,真是被那些所謂的道德君子給灌了一腦子不切實際的漿糊。”轉過身去,邊走邊說:“前人是說過,不告而取即是竊,但是前人同樣也說過,‘且欲圖變通,安能守拘束’。小子,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,你說對于這些面朝黃土背朝天,辛苦種下這片果園的農戶而言,是守著這滿園的梨子有用,還是用梨子換來錢有用?”

    白易行嗔道:“你這根本就是強詞奪理!”

    黃巢擺了擺手:“能自圓其說的,便不是強詞奪理。歸根結底,還是因為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人間疾苦?”說罷,突然扭頭沖著白易行揶揄道:“生而為人,人間道都還沒修明白,又修得什么神仙道?九層高臺起于累土,根基全無就想得道,呵呵,白日做夢罷了!”

    白易行被他如此嘲諷,心中早已恚怒不已,剛想反唇相譏,黃巢卻已經扭回頭去大步走開,一個梨子從他肩頭飛出,不偏不倚落入白易行手中。

    “人間疾苦不是看出來的,是親口嘗出來的,白仙師~”

    白易行接住梨子,猶豫了一下便湊近嘴前,咔嚓一口用力咬下。

    甘甜的汁水充盈口腔,還帶著一點淡淡的泥土腥澀。

    黃巢笑道:“怎么樣,嘗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白易行沉吟不語。

    黃巢便好整以暇得一口一口啃著手中的梨子,耐心等他開口。

    “甜的是里面的果肉,苦的是果皮外沒來得及擦去的泥土。”

    黃巢一拍手,笑道:“不錯不錯,白小子,大道可期!”

    白易行整束衣衫,躬身行禮道:“多謝指教。”

    黃巢老實不客氣得受了這一拜,笑道:“呦,這就跟寡人冰釋前嫌了?”

    白易行直起身子,眸中滿是前所未有的寧靜祥和:“一碼歸一碼,拋開這次點撥之恩不談,我還是覺得你是個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宇宙本就一片混沌,圓潤如蛋,你叫寡人混蛋,寡人只當是夸獎。”笑罷,黃巢又正色道:“天地造化,奧妙無窮,知道了果肉甜,果皮苦才只是找到了其中的一個規矩,而人間大道又是由無數個各種各樣的規矩組成,想要徹底弄明白何為人間道,除了要拿出留心萬物,不懼艱難的韌勁兒,也要有舉一反三,觸類旁通的巧勁兒,小子,任重道遠啊!”

    白易行點頭道:“受教。”

    黃巢撓了撓腦袋,似乎是有點不大適應此時此刻猶如先生傳道一般的詭譎氣氛,隨意的揮了揮手趕走幾分略顯尷尬的氣氛,接著便轉身邁開大步道:“走吧走吧,趕路趕路。”

    白易行強忍笑意,大步跟上。

    想不到從初識至今,無論是什么場合都是一副瀟灑從容做派的黃巢,竟然也會有如此尷尬不自在的時候。

    月上柳梢,心情大好啊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白易行跟在黃巢身后,迤邐走上一條偏離官道的鄉間小路,人煙越發稀少,土地也愈發荒蕪。

    漸漸地,白易行心頭開始籠上一層不安得疑云:汴梁地處中原,又是一國帝都,乃是當事人口戶數最為密集的名城大府,怎么會在城外僅僅三十多里的地方出現這般詭異的一大片空白?

    幾次開口相問,卻都被黃巢顧左右而言他得避了開去。

    白易行心知此人一向是想說的不等你問自然就會告訴你,不想告訴你的哪怕你說破天去也絕對不會吐露一個字,于是便也不再多問,打定了主意走一步看一步,起碼現在來看,自己對這魔門天帝還頗為有用,一時半會兒絕不會坑害自己。

    一路走來,黃巢早已從之前的別扭心態中拔出,且沒過多久便故態復萌,葷素不忌得與白易行扯起閑篇兒。

    白易行卻一反常態,即便黃巢有意逗弄,故意說些下流段子,他也照單全收,不曾反駁一句,如此一來倒令黃巢摸不著頭腦,過了半晌直到一片樹林漸漸出現在道路盡頭,這才慢慢回過味兒來,情不自禁哈哈笑道:“好嘛,寡人這也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,前腳讓你留心萬物,后腳就成了你觀道的對象兒。”

    白易行笑而不答,扭頭掃了一眼那片樹林,轉而問道:“既然之前問你為何此處這般荒蕪你不肯回答,那就換個問題請教:此間離那普度寺已然不遠,為何我們不干脆直接御風而去,反而還要徒步走上這許多路?”

    黃巢將手中最后一個梨核吐掉,拍拍手道:“好狡猾得小子,說是換個問題,不還是在拐彎抹角得問同一個問題?”說著,沖著白易行鬼祟得眨了眨眼,故作神秘得壓低聲音道:“此事其實涉及一樁秘辛,換成一般人,我還真不告訴他。”

    說罷,指著樹林道:“你且看看,那片林子有什么古怪?”

    白易行緊走兩步,借著皎潔月光遙遙眺望,半晌才扭頭道:“周圍一片荒蕪,唯有那一處的樹木卻極為茂密,瞧來極為突兀。”

    黃巢笑咪咪得點點頭,道:“還有沒有?”

    白易行定睛再看,眉尖緩緩皺起:“林外有一層幾乎淡不可見的光華流轉……這片樹林是一個護門陣法!”

    黃巢拍手道:“照哇,你這對被青鸞之力和玄武精魄點化過的招子果然好使。”說著輕輕拍了拍白易行肩膀:“當初我第一次來此,就是因為沒有你這對好眼睛,這才吃了大虧!”

    黃巢遙指樹林,凌空畫了一個大圈道:“這片樹林之所以顯得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,根本原因就在于,它根本就是從地底下鉆出來的!”

    白易行聞聽此言反而更加疑惑了:“此話怎講?”

    黃巢雙臂環胸,緩聲道:“普度寺沒有大雄寶殿,只有主殿一座,供得也不是釋迦,阿彌陀,藥師諸佛,而是曾發愿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菩薩。”

    白易行輕輕皺起眉頭,模模糊糊得明白了一點什么。

    黃巢接著道:“既然供得是地藏王菩薩,修的自然就是地獄道,所以整座寺廟平日里都暗藏地底深處,唯有每月十五極陰之時才會悄然破土而出,重現世間,而每一現世,方圓數里的生氣便會被寺廟從地底帶出的陰煞之氣吞噬一空,長此以往,附近自然也就成了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地。”

    白易行點點頭,轉頭望向黃巢靜待下文。

    黃巢久等不到白易行截口發問,頓時便覺得好生無趣,但既然已經鋪墊了如此之多,不一口氣說完必然會憋的十分難受,無可奈何之下,只好硬著頭皮繼續道:“普度寺中沒有別人,只有一個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和尚獨自一人看守寺廟,只在每月十五這天才會打開寺門,待有緣人前來登門飲茶。”

    “喝茶?”白易行這回實在是憋不住了,嗜茶如命的和尚他也不是沒有見過,玄慈大師就是活生生的一個例子,但是在月圓極陰的半夜等人登門奉茶的和尚還真的是頭一回聽說。

    “一杯忘近憂,兩杯丟遠慮,三杯摻了點佐料的忘憂茶水下肚,前世一點執念和今生萬般纏擾就此忘得一干二凈。”

    白易行驚咦一聲,道:“那豈不是與孟婆湯一模一樣?”

    黃巢嘿然道:“小子你當這忘憂井的水源在何處?正是傳說中孟婆所鎮守的黃泉忘川啊!”

    白易行大驚:“不是只有人死之后,進入輪回之前才會喝孟婆湯以忘盡前世么?怎么這位普度寺的大師在人活著的時候就給人喝忘川水?”

    黃巢嗤笑道:“世間千方百計想和過往一刀兩斷的人又何曾少了,這有什么稀奇?”說著他擺手道:“偏題了偏題了,重新說回這個普度寺。”

    “這片樹林種的全是柳樹與槐樹兩種至陰之木,因為常居地底,這里的柳槐近水樓臺先得月,趁機吸納了無窮無盡的幽冥陰氣,每到現世之日便對月吐納,故而就此形成了一個極厲害的幽冥結界,若是不做準備就貿然潛入,即便功力通玄如寡人一般也必遭反噬。”

    白易行抬起眉毛:“不是有老僧開門揖客么,為什么我們還要悄悄潛入?”

    黃巢翻了個白眼,差點沒忍住就是一個暴栗砸在白易行頭上,又好氣又好笑道:“你這小子還真是奇怪,說你蠢吧,有些時候偏偏聰明得一塌糊涂,說你聰慧吧,有些時候又奇蠢如豬……都告訴你了,老和尚是等著給人喂孟婆湯的,你還要當面去跟人撞個正臉兒?”

    白易行嘴唇囁嚅,猶豫了一下,終究還是改口問道:“那我們需要準備什么?”

    黃巢聞言,嘴角突然露出一個促狹微笑:“準備一個你就夠了。”

    白易行遽然后退半步,心頭涌起一絲不祥的預感:“你別亂來啊,我跟你講,我會生氣的……啊,黃巢你個王八蛋拽我衣服干嘛?啊,你不要得寸進尺,褲子是萬萬不能脫得!啊,救命啊,好歹給我留塊遮羞布……驢操的黃巢,我要殺了你!”
管家婆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