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史上最強天秀 > 第二一三章 氪金才是硬道理
    既然是去破案,必然要夜探大理寺。

    這次官員暴斃案,是由大理寺、刑部、運天府,聯合查辦,不知有多少高手,劉袖充值之后,元寶一直沒花,現在決定先武裝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打開【最強天秀系統1.1正式版】

    宿主:劉袖

    元寶:809520(充值)

    心法:天道獨秀(第四重)

    體魄:100?

    真氣:50?

    法術:火球術(大師)、龜甲術(超凡)、幻術(專精)、龍卷風(完美)、探查術(熟練)、蓑衣隱身術(大師)、御物術(大師)、雷電術(專精)

    武功:劉家槍……(此處省略一章)

    劉袖帶著小目標進京,手上留了二十萬備用,剩下的八十萬已經全部充值。

    現在元寶充足了,他準備先把法術等級提上來。

    法術一共分為:入門、熟練、專精、大師、完美、超凡、神通。

    比武功多了超凡和神通兩個級別,而最后一級神通,不僅要高額的元寶,還需要一塊極品能量原石。

    劉袖把原石也帶來了,目前為止他只在黑山隕石中,得到過一塊,似乎很稀有珍貴。

    考慮一下,還是加在“龜甲術”上吧,畢竟肉才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“提升法術《龜甲術》至神通級,花費20000元寶,極品能量原石1塊。”

    “提示:恭喜宿主擁有第一個神通,隨機獎勵體魄10點。”

    “提示:龜甲術神通增加反彈傷害、真氣防御強化、元素防御強化……”

    等會!還有體魄獎勵?我沒準備好啊……

    劉袖立刻想起餓趴下的悲慘經歷,連忙要沖出去找寶兒,結果剛跑到門口,卻發現,這回怎么沒反應?

    對了,系統升級之后,他一直沒加過體魄,難道這個BUG已經修復了?

    “提示:增加1點體魄,花費1000元寶。”

    “提示:增加1點體魄,花費1000元寶。”

    “提示……”

    劉袖一口氣又加了10點,然后摸了摸肚子,還真的修復了!

    他又脫下褲……

    好像是漲了,不過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再感受一下速度和力量,雖然增強了不少,但之前他已經試過,當體魄加到一定程度,如果修為跟不上,肉身的強度和力量就幾乎不漲。

    所以超出修為太多的體魄,加的只是根骨和氣血,想變成一拳超人,根本行不通。

    劉袖又看了看龜甲術,后面的“神通”二字,已經變得金光閃閃,逼格很高,關鍵是還有屬性。

    這應該是極品能量原石的力量,不僅防御再次強化,更有反彈傷害的被動屬性,這個就厲害啦,以后碰上高攻的對手,是不是就能讓對方自己彈死自己?

    劉袖覺得自己在無敵的道路上,又邁進一步,果然氪金才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繼續升級法術!

    “提升法術《火球術》至完美級,花費6000元寶。”

    “提升法術《火球術》至超凡級,花費10000元寶。”

    “提升法術《幻術》至大師級,花費4000元寶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所有法術,都升到超凡級,連沒什么卵用的探查術都沒放過。

    這里面比較貴的,有龍卷風、御物術、和雷電術,這三個在創造的時候,便是三千元寶,之后升級是五千、八千、一萬、三萬(超凡),其他就是最初級的法術,一千元寶創造,升到超凡一共才兩三萬。

    等升級完法術,劉袖一看元寶,花了二十九萬五!

    爽啊!

    隨后他又升了一級功法,和10點真氣,又是六萬元寶進去,天道獨秀也達到第五重,修為先天圓滿!

    元寶還剩44萬,幾乎干進去一半,花錢如流水啊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,東武侯也被召喚進京了,這當然是是拜徐衛所賜。

    老徐一紙奏折,把薛家封地上的反賊,以及煉蟲門和萬蟲谷的事,都報到宮里,皇上雷霆震怒,當即下旨,讓東武侯即刻進京。

    而薛家父子一到京城,便直奔聞家,一來打聽宮里的口風,二來也是下了狠心,要不計一切除掉劉袖!

    最好是連徐衛也一起搞掉,雖然難度很大,但如果聞家肯出手的話,那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聞家的家主親自接見了薛磬,這位當朝一品宰相,名叫聞宣策,在朝中影響力極大,是貼了標簽的靳王鐵黨。

    薛磬立刻明白對方的意圖,哪怕聞宣策什么都沒說,但他的出現,也是意味著讓薛家上車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司機了,有些話不必直言,而薛磬也是正有此意,原本他就是靠聞家的幫助才能翻身,現在有靳王的大腿,當然符合薛家的利益。

    所以東武侯還沒進宮,就先上了靳王的車。

    “聞相,不知圣上對我的事,是什么看法?不日我便要入宮,還請聞相指點迷津。”

    薛磬問出自己最擔心的事,封地上藏著一萬反賊,還有煉蟲門的妖人,以及上千村民的中毒事件。

    可聞宣策好像渾不在意,眼皮微抬道:“面子上的事,便做足面子好了,其他的想他作甚?有時圣上看的,只是一個態度罷了。”

    這位宰相說得模棱兩可,但薛馨已經腦補出話中的深意。

    這是告訴他,圣上震怒只是面子工程,身為一國之君,看到這樣的奏折必須要震怒。

    聞宣策是讓他也做足面子,端正認錯態度,其他的都不用管,所以這次進京,只是雷聲大雨點小?

    “多謝聞相賜教。”

    薛磬心中一喜,但這種事不能深說,便轉移話題道:“這次北鳴侯也到了京城,還有他的那個庶子劉袖,之前他們殺害聞府的高手,又設計坑殺我薛家三千私軍,此仇不可不服啊!”

    “莫急。”聞宣策高深一笑:“既然讓他們來,自然會有人招待,京城最重視禮節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……”薛磬眼睛一亮,沒有再往下說,看來聞家早已經出手了,這次北鳴侯進京,竟然是聞家的手筆!

    “那徐衛呢?此人和劉家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薛磬還想著報那一參之仇,可聞宣策卻嚴辭打斷道:“徐大人為朝廷牧守一方,勞苦功高,何況你也有失察之過,便休要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聞相說的是。”薛磬碰了釘子,心中也暗暗揣測,難道聞家和徐衛有關系?以前沒聽說過啊?

    “好了,你不要多想,老夫找個機會,讓你們化干戈為玉帛。”聞宣策擺了擺手道。

    和這種官場上的老妖精對話,薛磬有種裸奔的感覺,一張嘴里就什么都瞞不過對方,可自己對人家卻只能猜到三分。

    薛磬也是服氣了,聞宣策又道:“你回去準備一下,我會盡早安排你面圣,等你先過了這一關,再隨我去見靳王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依聞相所言。”
管家婆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