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星際之女武神 > 番外:以退為進
    專家說:男人追女人,要靠騙!

    渣男騙女人一時,好男人騙女人一世。

    ‘我想和你一起睡。’這是耍流氓。

    ‘我想清晨睜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,My love。’這是愛情!

    雖然專家很專業,但是司淵很任性的依然我行我素,自由發揮,成功的又給自己刷了個負分。

    夏錦繡覺得自己已經很努力的講道理了,但毫無疑問的失敗了。

    不行,必須再掙扎一下。

    是不是她表現得不夠刁蠻?

    “做人不能不講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打不過才講道理。”

    夏錦繡:扎心了。

    “喜歡這種事,不能強求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強求,我若是強求,現在就硬綁你去結婚了。你不接受,我愿意等,我只是‘干掉’其他追求者而已,我們一起單身,我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‘這還不是強求!’夏錦繡內心瘋狂吐槽,‘合著老娘不選你,就一輩子別想結婚了?’

    “我覺得我們真的很合適,畢竟我皮糙肉厚,你打不死我。你若是找了個弱渣,一生氣把人打死了怎么辦?”司淵提出一個深刻的現實問題。

    “沒關系的,我可以倒退時間復活,打死,復活,打死,復活……打他一個死去活來,活來死去,直到我氣消了。”夏錦繡表示這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司淵:……

    “我也有個問題,你和赫連云的實力,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夏錦繡:難道她就只能在司淵和赫連云之間二選一了?

    “確實如此。”點頭,司淵簡單利索的翻起了赫連云的老賬,對付情敵,他絕對不含糊。“自從進入神尊境界后,赫連云就開始物色對象了,截至目前,他追過的女神,一共7位,這個7不包括你。其中,他第一次追的那個是在星紀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我不想知道這些破事!”

    完了,這個唯二的選擇也不想要了。

    夏錦繡心情有些一言難盡,追過7個,至于沒追到的原因,她不想知道,她現在只想,“我想靜靜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本來還準備去上班的,但是你突然跟我說這下,太突兀,我一時接受不了,能不能放三天假,讓我考慮考慮?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下,司淵同意,但是,“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說好的事事都順著我呢?”夏錦繡氣呼呼的不樂意。

    哼,連個放假都要討價還價的男人,讓她怎么相信?

    “你又沒接受。”

    夏錦繡:好吧,接受了才能享受女友/老婆的待遇。

    雖然說只有一天,但好歹有個假了,本著三個臭皮匠一個諸葛亮的思想,夏錦繡決定找小伙伴商量商量。

    首先……找鄔霖。

    “在嗎?有事找你幫忙,錢不是問題!”

    找財神,帶上這句‘錢不是問題’,那貨就特別來勁特別親切特別效率!

    果然,秒回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回了消息的鄔霖默默地又瞅了一眼十分鐘前的另一個對話框。

    司淵:“你的金庫,還好嗎?”

    自己:“不好!求放過!”

    司淵: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自己:“放心,我心里有數!”

    鄔霖:哎~

    被命運扼住了金庫,動彈不得!

    阿門,但愿別是和司淵有關的業務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幫我解決掉司淵這朵桃花?價格你開!”

    ‘價格你開!!’

    這是多么壕的客戶啊!!

    啊啊啊!但是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!心好痛!!

    長痛不如短痛!!

    “抱歉,這不在本人能力范圍內。與司淵有關的業務別找我,沒用的,我搞不定。不過如果你意思意思,我可以給你出個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?”

    “你看著給吧。”

    ( ̄. ̄)

    好嘛,這話一出,夏錦繡就知道了,鐵定是個不靠譜的餿主意。

    所以,動手,夏錦繡默默地轉款‘1星幣’。

    收到1星幣轉賬的鄔霖:!!

    “這是人干的事嗎!?是嗎!!一般人都干不出來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一般人,我是女神!快說,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雖然鐵定餿,但夏錦繡還是想聽一聽。

    鄔霖:……

    哼!

    “個人建議:從了他!!”

    夏錦繡:……

    “我老實告訴你,別以為司淵是什么好人,那就是個心機腹黑又陰險狠毒的終極反派BOSS!他盯上你,你完蛋了,除了從了他,沒有第二條路。”

    夏錦繡:特么的這1星幣轉款都給貴了!

    “把錢還給我!”

    “要錢沒有,要命一條,88~”

    氣鼓鼓的關了消息框,夏錦繡默默地拉出君千巖的好友,一個通訊打過去。

    “找我,有事?咦,你今天不學習啦?”

    “學個毛!”夏錦繡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,“我跟你反應一個很嚴重的情況,有人覬覦我的盛世美顏,要對我這個礦下黑手,你這個君家現在的一號,是不是該管管,出面交涉一下?”

    “誰!簡直膽大妄為!”分貝那么一高,君千巖一臉同仇敵愾,“告訴我,我去教訓他。”

    “司淵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升起的氣勢立馬落了下去,君千巖當場演繹了一個字,慫。

    “不會吧?你們,你們不是好上了嗎?他下什么黑手?”

    “放屁!誰跟你說我們好上了!”夏錦繡的憤怒值立馬飆升。

    “呃?沒有嗎?我們都是這么以為的啊。”君千巖有點茫然了。

    “我們是誰?”

    “玄階以上的。”

    夏錦繡:……

    靠,心機貨果然是心機貨!

    “不對,不是啊,那個君千巖,你不該反對嗎?你之前不是態度很堅決嗎?好了,現在是你發揮作用的時候了,拿出我們君家的氣勢來,幫我搞定他!”

    “這真沒辦法……”君千巖滄桑的嘆了口氣,以一種聞者傷心聽者落淚的悲涼語氣,“搞定他是不可能的,就怕他搞我們啊!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哭唧唧的,君千巖開始控訴。

    有一種行為,叫做‘穿小鞋’,官大一級壓死人。有些事情吧,真若是要追究,誰也逃不掉,最典型例子:偷稅漏稅,一查死一片。

    而對于尊者來說,哪個尊者是完完全全的恪守《尊者行為規范準則》,從來沒有逾越過的?

    不可能啊!

    舉例:夏錦繡就是個資深‘偷渡犯’,十次里有八次不走正規簽證。

    所以,一查一個準,但凡是個尊者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他們君家在審判庭體制內的大小審判,全被司淵查了一遍,所以……

    這種事吧,說大不大,但是死磕起來,又能作為依據擼掉職位。

    如果家族的審判全被擼了,那簡直就是沒有了免疫防御能力!原本就因為精神源礦,其它九個家族有一種聯手打壓他們的趨勢,這要是真的在審判庭沒了人……絕對都來查他們!那就完蛋了!

    “所以,你特么就把我賣了!”

    這是赤裸裸的威脅,司淵這個老銀幣!!

    “沒有,沒有賣你。”君千巖立馬否認,“我是這么沒義氣的人嗎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夏錦繡:哼!

    “不是啊。是這樣的,我也爭取了。司淵說的是:‘你們這些做長輩的,不要倚老賣老的干涉小年輕的自由戀愛。’他這意思是,我們不能反對,但是自由戀愛,你懂么?你個當事人可以不同意啊!他就是一種不讓我們干預,讓你自己選擇的態度。所以,加油,你行的,堅決對惡勢力說‘滾蛋!’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說的倒輕巧。”夏錦繡皮笑肉不笑,“你怎么不對惡勢力說滾蛋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年人,干涉你個小年輕的感情生活,確實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滾!你給我爸吹的耳邊風還少嗎?!”

    “好的,滾了。”

    君千巖麻溜的下線消失。

    夏錦繡:哎呦,好氣哦!關鍵時刻靠不住的慫包家長!!

    她爸……

    算了,她爸也打不過司淵,萬一拼命也是她爸虧。

    這兩邊都行不通,夏錦繡只能拉她的小伙伴商量對策,多人視頻通話,小舅舅不知道在干嘛,沒通,只有夏天和老白連上了線。

    一連上線,夏錦繡巴拉巴拉,趕緊的把自己的情況簡單的說了一遍,焦急的問道,“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我去,就這點事有什么好愁的!”夏天完全不用思考的張口就道,“天上掉下個免費的擋箭牌,不用出錢的,多好哇!比財神那個吞錢貔貅好多了!省了一大筆錢啊!我建議把這筆省下來的花銷,用在刀刃上。恩,待會我就寫個計劃表發給你,你看看,如果合適的話,就批款吧。”

    夏錦繡:……

    “你特么能不能靠譜點!!”

    蹋馬的,勞資這么煩了,居然還敢跟她申請撥款!

    “難道我不靠譜嗎?我說的難道沒有道理?難道不是免費擋箭牌?”

    “呃,好像有點道理。”

    夏錦繡突然反應了過來,司淵那貨的意思,不接受他,他就‘干掉’她的桃花,兩人一起單著!

    單著,這很好哇!

    蘇慕白:“這性質不一樣!財神那是完全收錢辦事,但是司淵他想上位,目的不純啊!!”

    眼看著夏天把夏錦繡帶偏了,老白立馬抗議。

    ”財神那是真擋箭牌,而這個是奔著結婚來的,能一樣嗎?”

    夏天振振有詞,“哪不一樣了?小雪兒,只要你堅定的不同意,那他就只能當個備胎!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不同意的話,他說不定天天壓著我看書,很煩躁的。”

    夏天:“那你就答應交往唄,成了女朋友,那就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,要他往東絕對不往西。”

    蘇慕白:“你別瞎出餿主意。”

    夏錦繡:“對,請你靠譜點。”

    夏天:“我哪不靠譜了,我這還不靠譜嗎?結了婚都能離,更何況只是個處對象。他不是非要跟你處對象嗎?那就處啊,來一招以退為進,不就完事了?”

    夏錦繡:“怎么以退為進?”

    夏天:“不是說‘事事順著你,什么都聽你的’嗎?那你就可勁的作唄,作出一個新高度,他肯定忍不住想打你,真要是動手了,打一架,這分手理由不就有了?用實際行動證明,不合適。不就完事了。”

    夏錦繡:……

    好像,挺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蘇慕白: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夏天:“不是什么,我說的難道不對嗎?”

    夏錦繡:“好像挺對的,我自己想想。”

    下線,夏錦繡退出這個群聊。

    夏錦繡一走,蘇慕白怒沖沖的對著夏天質問,“你這出的是什么餿主意!”

    “哪餿了?”

    “你這是分明是把人往火坑里騙!”

    “哪是火坑了?放心放心,強扭的瓜,那是有毒的,司淵真要是強扭了,早晚被小雪兒毒死。別想太多,她能搞定的。”對于夏錦繡什么德性,夏天非常清楚,真要是踩過了她底線,早晚被她干掉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蘇哥,你那點心思我還不知道?但是你倆不適合,都上百年了,要有火花早就擦出來了。你呀,在她心里就是好基友,同性別的那種。”

    被戳穿了那點小心思又被明確點出了不可能的蘇慕白:……

    瞎說什么大實話!

    好氣哦!

    暗戀總是傷,好心酸,好凄涼。

    正在暗自感傷之際,只聽夏天說道,“蘇哥,我這有兩張帝醇星(別名酒星)米芾一萬四千周年慶的邀請函,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米芾!

    帝國著名奢侈品酒業代表之一!

    “去去去,必須去!到時候會有典藏款出售吧?會不會有很多人競拍?我要不要多準備點現金?你有沒有拍品的清單……”

    嗖的一下眼神就亮得跟閃光燈似的,蘇慕白立馬精神了,傷感什么的,頃刻間消失無蹤了。

    何以忘憂,唯有杜康!沒有什么問題是酒解決不了的。
管家婆一尾中特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