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穿越小說 > 玄門真祖 > 第2097章放開那個師兄
    捉住后放開,然后再捉住,接下來就是無數次的循環往復,一切盡在老貓的掌握中。

    最后,老鼠終于是精疲力盡,躺在哪里一動也不動不再逃了,好似已經是認命了。

    而這時候,老貓也仿佛是玩膩了,終于是探出頭去,露出了滿口鋒利的牙齒,慢條斯禮的咬斷了老鼠的喉嚨。這才開始美美的享用眼前這頓大餐……

    李含玄就是那只貓,而張繼先就是那只小老鼠。

    現在,小老鼠終于忍受不了老貓的戲弄,開始發起了絕望的反撲……

    可老鼠就是老鼠,生來就是貓們的口中食,就算是拼死反抗,最后得到的結果也不過是讓老貓玩得更加的盡興而已……

    李含玄揮袖,五色神光涌出,如匹練般在空氣中蔓延,忽有倒卷而回,僅是來回一個沖刷,就將所有的葵水神雷裹起。

    結果,那些凝聚到極致,幾乎有開山煮海威能的雷球還未完全爆發,就已經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五色神光中。

    掃蕩盡諸雷后,李含玄這才散盡了神光,慢悠悠的走下了云床,不慌不忙的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邁步來到洞外,目光四下里一掃,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洞口前動彈不得的張繼先。

    他笑了。

    笑聲中有一絲調侃,還有一絲得意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竟然耍詐!”

    張繼先躺在那里,簡直快要氣炸肺了。

    原來從始至終他就沒有逃過李含玄的魔爪……

    他本來以為李含玄真的解除了他的禁錮,暗自檢查身體的時候,他也沒有察覺身上有任何的異樣。

    結果,他剛剛搶出洞外,李含玄之前留在他身上的暗手終于是爆發了。

    體內十多個竅穴突然傳來一陣如同針扎般的刺痛,他含在胸中的一口氣散了開去,全身法力自毛孔中泄出,遁光自是維持不住瞬間崩潰,跟著雙腳一軟,立即變成了滾地葫蘆,之后躺在地上,再也動彈不得了。

    李含玄緩步走到了張繼先跟前,居高臨下的望著張繼先,目光中滿是嘲弄。

    這張繼先之前再想什么美事呢,他就是再托大,揭符的時候也不會真的完全不留一點后手。

    否則的話,當初要是僅僅只為了揭開金符,只在他在遠處念頭一動,貼在張繼先額頭的金符就會自動脫落。

    那他為什么還要走到張繼先近前再動手。

    金符脫落后雖返本還源化作無數金色的光點散去,但是在不知不覺間,李含玄還是刻意在張繼先體內截留了一部分封禁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繼先自以為禁制全消,徹底的恢復了自由,可實際上,那些力量在他體內悄無聲息的潛伏了起來,只等李含玄心念一動,那些個潛藏在他體內的力量齊齊爆發。

    自始至終,局面都在他的掌控當中……

    而張繼先反抗的結果,就讓他變成現在這幅摸樣了……

    李含玄聽到張繼先的指責,也沒辦法否認,只能是笑而不語,耍詐就耍詐吧,他伸手向下遙握,一只元氣大手抓著張繼先的腳踝,將他猛地倒提在了半空中,拎著他的腳踝就是一陣劇烈的抖動。

    似乎李含玄想要從他身上抖落出一些零碎來。

    結果讓他失望了,張繼先好似除了那身衣服外,身上并沒有攜帶任何的雜物。

    但這怎么可能,要真是這樣,那敢剛才張繼先祭出的雷球又是從哪里來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無論是法寶還是飛劍都有特別的禁制,可以收入穴中溫養,雷球則是截然不同,根本就無法收入體內……

    張繼先此時被封禁了法力神魂,幾乎變成了一個普通人,在一陣劇烈的抖動下,他的五臟六腑簡直都快要被掂得滾出喉嚨了。

    當然難受的并不只是他的肉體,反而是他的靈魂。

    他感覺自己的尊嚴被李含玄踩在腳下狠狠地碾壓了。

    被人像拎著破口袋似的抖動,他一時間羞憤欲死,恨不得自己還是暈過去為好,因為他實在受不了這種羞辱了……

    李含玄見這么做無果后,眉頭都沒有皺一下,知道對方一定是把東西放在了某個空間法器中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要白……廢心思了……哪怕殺……殺了我……也……也休想得到那枚碎片……”

    張繼先被一只大手抓起,如同一條死魚倒吊在半空,赤紅了雙眼,強忍著翻江倒海的胸口,斷斷續續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嘛,這么說,那碎片果然是在你身上了!”李含玄笑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張繼先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李含玄也不再言語,一縷神念探入張繼先的體內,開始來回檢視起來。

    一時間,張繼先無論是丹田還是經脈竅穴對李含玄再沒有了任何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先在張繼先的金丹的上方,發現了一枚寒光閃閃的劍丸和一枚珠子狀的法寶,原本在丹田中可以像魚兒圍著金丹游動的劍丸,此時因為被李含玄封禁了法力,徹底變得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而那枚珠子狀的法寶,也只是靜靜地懸在金丹的上空。

    除了這兩件,他再沒有發現其他的東西。

    李含玄并沒有放棄,神念沿著經脈逆流而上,朝著張繼先的紫府靈臺中沖去。

    張繼先感應到體內的情況,臉色開始還算正常,可等神念漸漸快要接近紫府的時候,他終于是繃不住了,臉色大變,不由的開口道:“住!住手!你不是要碎片的嗎!好,放我下來,我自己拿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還是貧道自己來好了,就不必勞煩你了……”李含玄笑瞇瞇的道。

    張繼先從來沒有感覺到一個人的笑容可以是如此的可惡!

    然而,無論他再怎么心不甘情不愿,但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,他又有什么辦法呢……

    “喂,你這道人!想要對我張師兄做什么?”

    突然,半空中傳來一聲男子的清喝!

    李含玄和張繼先同時向著聲音的來處望去。

    萬里無云的碧空中,仙光霞氣在虛空中彌漫,于霞光的深處,有三個道人正從天邊飄來。

    三人初始時影影綽綽,好似遠在天邊,可等聲音落地,他們已經站在了李含玄頭頂上空的百丈處……

    “王師兄,劉師妹,孫師弟……”

    張繼先看著來人鼻子忽然一酸,差點激動的熱淚盈眶……
管家婆一尾中特平